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正文
文史天地
“不惜惟我身先死”的邓恩铭
发布时间:2021/12/13 10:04:41    
 

邓恩铭是济南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创始人之一,中共“一大”代表,贵州荔波人。他在追求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事业中,热血为天地立志,革命为民族立心,舍身为国家立命,蹈锋饮血,坚贞不屈,为中国革命事业献出了自己年仅30岁的生命,被中宣部、中组部等11个部门联合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一、黔籍少年,热血为天地立志

1915年5月,袁世凯正式承认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修正案,引起全国公愤。彼时才14岁的邓恩铭已深感国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毅然决然投身革命。他与荔波各界爱国人士纷纷涌入反日讨袁的浪潮中,自此踏上荆棘密布的革命之旅。邓恩铭时常感慨,国无力,民不聊,哪一条救国道路才是可行之径?带着对未来的憧憬,他在16岁时告别父母,远赴山东投靠在此做官的叔父并考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希望能求索到救国救民之路。

在济南,《新青年》等进步杂志给了当时渴求科学、民主和新思想的邓恩铭深刻影响,也唤醒了他为国家前途命运而革命、为人民幸福而奋斗的激情,并逐步在马克思主义思想热浪的洗礼下,成长为一名具有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的无产阶级战士。1919年5月,“巴黎和会”上中国虽是战胜国却因为国力衰弱而无外交,国土任由他国随意转让,国格遭到西方列强凌辱践踏。当国权受到威胁、被他国客行主道时,反动的北洋政府却拼命封锁消息,并命令反动军警武力镇压进步青年,谄媚于近代史上屡屡侵略中国的西方强敌。外交失败的消息一经传开,北京学生举行游行示威,“五四风雷”响彻华夏,运动风潮迅速席卷全国。

邓恩铭作为接受过马克思主义洗礼的无产阶级战士,对如此腐朽的统治阶级哪能无动于衷,身在济南的邓恩铭立即组织同学积极响应“五四”爱国运动,组织学生罢课,他在讲台上慷慨激昂地高喊:“外争主权,内惩国贼”“誓死力争,还我青岛”,告诉民众唯有拯救民族存亡,才能安卧于榻……哪怕是受到北洋军阀政府的强力镇压,冒着被警棍打得头破血流的危险,邓恩铭依然奋不顾身,率领众学子冲锋在前,在大街小巷揭发列强对我国所犯下的种种罪行,唤醒民众团结一心,维护国家主权。一场由邓恩铭等青年学子为主、联合各界人士参与的济南学生爱国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邓恩铭也曾简单地认为,求学报国,国泰民安便是至终理想。可当《共产党宣言》以雷霆之势迅速在我国传播之时,当马克思主义新思想融入他的血液之际,他立志以挺立天地为己任,为中华民族更有尊严地活着,为了国家独立去解放劳苦大众。他脚踏实地,上下求索,决心从改变国人根深蒂固的旧思想入手,创办了《励新》半月刊,该杂志深度剖析社会,揭露反动政府的丑恶面目,启发青年进步,宣传妇女解放,宣传马克思主义。他发表的文章如利剑插入反动统治者的心,读者无不拍手称快。作为受过“五四”大潮浸润过的邓恩铭勇立时代潮头,主导时代方向,坚持博学致用,关心国之存亡,保持独立自主的人格与思想,用伟大志向吹响了挑战一切反动权威的号角。

二、建党伟业,革命为民族立心

在反帝反封建的“五四”运动的革命洪流中,邓恩铭遇上了志同道合的王尽美。他们一见如故,惺惺相惜,革命友谊如杯中酒,醇厚而浓烈,共同的理想信念将本来命运不相交的两个人紧紧联系在一起。历史是见证伟大友谊的最好证人,他们一起创立了济南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传播俄国十月革命精神,抨击丑恶社会现状。1921年7月,他们代表济南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作为创始人一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他俩在开阔眼界的同时也认识到自身在理论方面尚有不足,回到山东后,结合工人运动不断壮大党的组织,一起播撒红船火种,深入推动马克思主义的传播。

1922年1月,邓恩铭和王尽美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出席了在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亲身体会到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革命胜利后日新月异的变化。而对比祖国的山河破碎,饿殍遍野,恐怕只有邓恩铭等亲历者才能真切体会这种心酸与无助。国家被侵、遭受践踏,汉奸卖国求荣丧权辱国,何时才是黎明?这个问题对于邓恩铭和王尽美等革命者来说如鲠在喉、如芒在背。要通过革命推翻旧统治、建立社会主义国家的信念和信仰更加坚定,牢固扎根于他们的内心深处。

乱世出英雄,邓恩铭就是先忧国家后忧自己的革命英雄。为了党的事业,1923年春,邓恩铭受党组织的安排到青岛从事教学工作,把满腔热血洒在被污雨侵染过的华夏大地。他以四方机厂、纱厂为中心开办工人夜校,一袭长衫温文尔雅,三尺讲台敬若神明。他与工人学生们一起学习传播马克思主义,描绘着共产主义的美好蓝图,通过在工人中点燃星星之火,给黑夜中倍受欺辱的无产阶级带来照亮道路的火把,只为告诉中国的无产阶级,能治疗国人的不是逆来顺受,而是能够让中华民族重新站起来的马克思主义。1925年2月,他利用胶济铁路局上层发生内讧的机会,领导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胶济铁路和青岛四方机厂工人大罢工,有效维护了工人应有权益。这次罢工的成功大大地增强了他投身工人运动的信心。之后他领导了一次次工人、农民运动,成为工农运动中的领袖人物。

革命的火种迅速蔓延,极大地触犯了北洋政府的利益,他们立即凶残地将邓恩铭逮捕入狱。邓恩铭在狱中不但遭受着超越人体极限的身体折磨,同时也遭受革命运动何去何从、如何才能胜利的思绪煎熬,可他最终凭钢铁般的坚强意志经受住了魔鬼般的炼狱。

1926年6月,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积极营救下,邓恩铭又秘密回到青岛主持中共青岛市委工作。严重受创的党组织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恢复,这给反动政府当头一棒,更重要的是给予无产阶级劳苦大众新的希望和力量。这就是邓恩铭等为先进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带给中国人民的信心、恒心和决心。

三、杀身成仁,舍生为国家立命

邓恩铭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他对腐败行为绝不容忍,在担任中共山东省执行委员会书记期间,将贪污党的经费的时任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部长王复元开除出党。因贪污被开除党籍的王复元,在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后叛变革命、投靠国民党,他怀恨并出卖了邓恩铭。1929年1月,王复元这个可耻的叛徒带领特务秘密逮捕了邓恩铭等17名中共党员,导致山东省委机关遭到严重破坏和重大损失。再次被捕入狱的邓恩铭在狱中依然顽强地坚持斗争。殉难前,邓恩铭用他那双早已血肉模糊的手,战栗着写下给母亲的最后一封家书——《诀别》,其中写道:“卅一年华转瞬间,壮志未酬奈何天;不惜惟我身先死,后继频频慰九泉。”1931年4月5日,在乌云密布的济南纬八路刑场,邓恩铭等10余名共产党员高唱着《国际歌》英勇就义。邓恩铭的青春年华永远地定格在了30岁。

邓恩铭虽然牺牲了,但“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他的慷慨就义如同平地一声惊雷,震醒了无数对旧体制抱有幻想的人们,揭露了反动势力镇压人民、卖国求荣的罪恶嘴脸,感召了无数革命者向党靠拢、奋起反抗,更是激起了社会各界推翻黑暗势力的信心和决心。

邓恩铭虽然牺牲了,但他的精神在延续,他的革命英雄主义得以传扬,激励着千千万万共产党员和先进分子前赴后继,继承他未竟的革命事业。邓恩铭的革命事迹,让广大无产阶级投身革命的信心和决心越发强烈,愈加坚韧。

邓恩铭虽然牺牲了,但他改变了外界对贵州“蛮夷之地多莽夫、没文化”的偏见,他沿着发奋读书的进取之路走出了贵州这块偏远之地;他没有遵从父母送他出去读书,希望他光宗耀祖、入仕做官的意愿,而是忧国忧民,毅然走向民主革命道路;他思想先进,一生清贫,对贪污腐败之事零容忍,绝不姑息;他对革命事业充满必胜信心,三次入狱饱受折磨,但都不屈服于反动派的淫威;他坚定信念,坚持信仰,资助他上学的亲二叔前来劝诫他放弃“荒唐行为”时也不为所动,毅然决然忠于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邓恩铭虽然牺牲了,但他“不惜惟我身先死”,在短暂的一生中以命许党、以身献国,在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的革命事业中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虽然“壮志未酬奈何天”,但他坚信未竟的事业一定会有无数后来人接续奋斗,坚信革命前途一片光明。邓恩铭是一个至忠至孝、至情至性的人。他投身革命牺牲小家,当父母看到最后一封诀别的家书、听到他牺牲的噩耗时,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骨肉离别之痛苦,一定是肝肠寸断的。邓恩铭难侍双亲未能尽孝,这也许是他短暂一生的愧疚和遗憾。

回眸百年党史,激励接续奋斗。如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即将成真,是因为在中国近现代历史特别是百年以来的历史上有着许多像邓恩铭一样的人民英雄和革命先烈不惜牺牲生命,捍卫了信仰,成就了伟业,迎来了盛世。位卑未敢忘忧国,新时代的今天,全党上下、全国人民都在深入学习党的百年历史,固本清源,守正创新,深入学习100年来邓恩铭等优秀共产党员为党和国家事业“不惜惟我身先死”的革命精神,发扬革命先烈牢记初心使命和为天地立志、为民族立心、为国家立命的优良传统,赓续百年路,奋斗新征程,逐梦新时代。

 
主办:石首市博物馆
鄂ICP备15020208号-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2018 www.gsmlbw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号:4210810200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