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正文
文史天地
雍正的学问
发布时间:2020/12/11 10:54:58    
 

雍正的学识根底较为扎实,这与其父康熙非常重视儿子们学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康熙给儿子分别找到当时学问、道德最好的老师,雍正作为其中之一,是主要参与者和受益人。雍正从小便学习满文和汉文,后来还曾回忆自己小时的学习生活:“幼承庭训,时习简编。”

早在青年时期,由于诸位兄弟间开启了残酷竞争,以至于出现了“九子夺嫡”这样的政治危机。此时的雍正终日醉心佛学典籍,参禅问道,给外界一个超然物外的印象,他自称“天下第一闲人”,还亲自编辑《悦心集》,使得在其父眼中,这个皇子恪守礼法,善于学习而心性淡泊,在当时特殊的情况下,雍正打造的刻苦学习的青年形象无疑给康熙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登基之后,雍正依旧将学习贯穿始终,为了“敷政宁人”,通过举行经筵,提高当时的施政水平。朝鲜使臣于雍正元年回国,向国王报告,亲见雍正“气象英发,语言洪亮”。这年雍正四十五岁,可谓年富力强,他能把儒家的“四书”“五经”烂熟于胸,往往在理解上与那些宿儒有着根本性的区别,他很看不起那些专门咬文嚼字的腐儒。大学士张廷玉对雍正的见地表示非常佩服:“皇上学宗洙泗,治协唐虞,内圣外王,万殊一本,圣训精微,臣等不胜钦佩。”

雍正往往能够将一些理论用于对臣下的管理和教育,在河南巡抚的一份奏折上批示道:“谚云说得一丈,不如行得一尺,宣圣所以听言必观行也。积年老吏之习,不合封疆重任之体,总要规模宏阔,志虑精白,不屑屑于市恩避怨,方为无忝厥职。”

雍正才思敏捷,在日理万机之中,亲自写了近千万字的批示,这种工作量,为历代皇帝中罕有,是他勤政的一个佐证。他的朱批少则几个字,多则上千言,往往是一蹴而就。通过遗留下来的档案,可以看到他书写整洁,文字流畅,偶尔有口语,很少涂抹。雍正很自负于书法造诣,有时在臣下的批折上戏称,“灯下乱写来,莫哂字丑”“灯下写的笑话字了”。

在其自我软实力上,雍正非常在意自己的书法水平,曾亲自写了一幅康熙的景陵碑匾,又命两个亲王和一个擅长书法的翰林,各写一幅,然后召集群臣评判,并颇为不好意思地解释说:“非欲自耀己长。”

在才能的支撑下,雍正是自信的,他也经常把自己同其父康熙进行比较,也颇为谦虚说事事不如其父,唯有洞悉下情方面是其最大长处。在登基的第五年,他还在说:“朕年已五十,于事务经练甚多,加以勤于政事,早夜孜孜,凡是非曲直尚有定见,不致为浮言所动。”

在综合素质上来看,雍正对自己最不满意的就是骑射武功,他对此不无遗憾地说:“皇考六十年来所行之事,朕力能效法者无不遵奉施行,其力所不能者,则待朕勉励于他日……皇考神武天授,挽强贯札之能超越千古,众蒙古见之,无不惊服,而朕之技射不及皇考矣。”

对于康熙后期的北狩,训练八旗将士,雍正却一次没能进行,“皇考慎重武备,每岁举行边塞校猎讲武一事,朕年来未举一行”,但是深知“国家武备,关系紧要,不可一日废弛”。为此,雍正二年(1724),雍正派怡亲王、庄亲王和领侍卫内大臣马尔赛和众皇子代表他与蒙古王公交往,“学习游猎”。雍正用文书时时与他们互动,并对他们说:“尔等若能令朕垂涎欲得,则尔等方为一群强壮男儿,发奋向前。”雍正本人清瘦,很是羡慕体形肥硕高大,所以更希望他们能够通过这种活动全面提高身体素质。

雍正的综合修养为清代皇帝上乘,其勤政的力度也均为前列,在学习方面,也为历史留下了一面放大镜。(赵固仁)

 来源:光明网

 
主办:石首市博物馆
鄂ICP备15020208号-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2018 www.gsmlbw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号:42108102000061